爱尚小说网 > 豪门锁婚,赵总别来无恙夏真赵天易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因为不是你的孩子

第一百二十九章 因为不是你的孩子


梁承哲急忙开口解释:“真真,你误会我了,我只是不希望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并不想听,便打断他的解释:“既然你都原谅她了,我也没必要再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梁承哲第一次开口求我,不论他让我做什么,我都会同意,哪怕是关于李文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听我这样说,面上的表情仍旧掩饰不住的凝重,声音低沉地说:“真真,你不要多想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司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我抓起手包,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咖啡厅,我胸口就好似堵着一块大石头,压在我心头几乎要喘息不过气来了,急切的想要找一个突破口宣泄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发觉很累,身心都累,原来报复一个人是那样的辛苦,感受不到丝毫报复过后的快感,反而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和空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七年来支撑着我走到今天的是对赵天易的恨意,可现在我却觉得报复变得不值一提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看到赵天易伤心痛苦,我会感到很畅快,我以为让李文思受到应有的刑罚我会感受到报复过后的快感,可是当所有人都为她求情的时候,我突然发觉自己很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胸口传来阵阵的疼痛,这份疼痛从胸口传到四肢百骸,疼的我连呼吸都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拖着麻木的双腿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行走,不知道前方的路在哪里,更不知道下一步要走去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街上游走着,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回到家,家里很温暖,暖风吹透我淡薄的衣服,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,您可算是回来了。”刘叔听到开门声,急忙走过来说:“安安高烧不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走去安安房间,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床上,嘴里不住的念叨着:“爹地,爹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小小的,言语间掩饰不住的依赖和思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头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的疼痛,一把将安安抱在怀中:“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安身上滚烫,隔着大脑的布料我都能察觉到她身上的滚烫,我心中越发的慌乱,再这样烧下去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渐浓,街上的车辆如同蚂蚁一样密集,堵在路上久久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面堵车了。”刘叔下车去看了情况,面色凝重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安烧的厉害,我心中焦急万分,此刻堵车让我没有了办法,我抱着安安,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声一声的唤着爹地,似乎这样就可以赶走疼痛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暗暗咬紧牙关,抱着安安下车,夜晚有些凉意,风吹过来直接打透我身上单薄的衣服,刘叔将外套脱下来罩在安安的身上说:“太太,我来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我带安安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车还横在路边,后面不住的传来鸣笛声,刘叔只好回了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安安察觉到了凉意,滚烫的小手死死揽着我的脖颈,滚烫的呼吸尽数喷洒在我的胸口里,她的呼吸是那样的灼热,几乎要将我的皮肤都点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加快步伐,有那么一刻无比希望下一秒就会到医院,看着安安痛苦、难受,我多么希望此刻难受的人就是我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滴滴滴!”急促而尖锐的汽车鸣笛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是刘叔过来了,急忙回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车。”赵天易摇下车窗,锐利的眼眸在我脸上审视一周,目光落在我的怀中,沉声开口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偏过头去,执拗的抱着安安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车,你要去哪儿,我送你!”赵天易扬高了声音,话语中带着三分的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怀里的小人儿一声一声地唤着爹地,小脸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急如焚,前思后想之下,还是上了赵天易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扫了一眼安安,眉宇紧皱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地!爹地!”安安窝在我的怀里,无意识的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除了抱紧她以外,再没有其他办法,急得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直直看向我,他的目光中带着三分的沉痛,还有三分让我看不懂的情绪,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停在医院门口,我抱着安安下车,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要摔倒,赵天易及时扶住我的手臂,沉声说:“我来抱着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也不顾我的挣扎,稳稳的将安安抱在怀中,他的动作有些笨拙,安安躺在他的手臂上有些不舒服的皱起了眉,还不等我开口说些什么,赵天易已经快步抱着安安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挂了急诊,医生看到安安不由得皱眉:“怎么烧成这样才送来医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训斥的脸色通红,张了张嘴巴却一个完整的音节都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烧了多长时间?”医生一边为安安测体温,一边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应该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?”医生皱眉,语气不悦:“孩子最近有感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吃了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得直抓头发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看了我一眼,凉声说:“打了退烧针后去验血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勉强扯了扯唇角,僵硬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给安安打了退烧针后,赵天易抱着安安去做检查,我整个人瘫软在座椅上,仿佛在那一秒钟就抽走了我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将头颅埋在双膝之间,心中说不出是歉疚还是自责,我连安安什么时候发烧,有没有感冒,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肩头倏然一热,我猛的抬起头,目光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担心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赵天易开口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色淡然自若,仿若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,看着他的样子,我不由得冷笑了一声,也对,在赵天易看来,只要不是李文思出了事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会这样的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安安不是你的孩子,所以你才会这样冷漠,如果是你的孩子发生了同样的情况,你还会这样冷静吗?”我冷哼了一声,讥讽的开口说。


  (https://www.23xsww.com/book/99923/99923345/101224193.html)


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:www.23xsww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