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小说网 > 豪门锁婚,赵总别来无恙夏真赵天易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怀孕了?

第一百五十二章 怀孕了?


我顿时感到背脊发凉,那阵寒意顺着背脊一路蔓延至全身、四肢百骸,连心中都是冰凉的,赵天易一定要让我难堪他才会舒服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小姐,请吧。”杨蔓丽仍旧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拖着僵硬的双腿,跟着杨蔓丽进门去排尺,临走前她拉住我说:“夏小姐,人贵在有自知之明,赵总和思思是什么关系,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。千万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,思思可是公众人物,这次赵总捧红思思可是花了大手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杨曼丽说的话,我浑身的汗毛都不由得竖立起来了,想到那天我和赵天易提起李文思时他脸上的表情,怪不得他会毫不犹豫地拒绝我,原来他早就已经盘算好了要重新捧红李文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你的提醒,倒是麻烦你转告李文思,我对她的男人没有兴趣。”我收敛面上的表情,沉声开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曼丽听我这样说,轻舒了一口气,仿佛如释重负般叹息了一声:“最好像你说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机送我回公司,一路上我想着杨曼丽说的话,脑袋涨涨的疼,好像有一双手在不断地敲着我的头一样,疼得我胃里都在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下车吹着冷风,胃里一阵翻滚,蹲在路边就呕吐起来,恨不得要将整个胃都吐出去,我狼狈地蹲在路边,鼻涕、眼泪流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行走的路人不时将目光看向我,目光中充满了怜悯。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踉跄着脚步站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突然起身的缘故还是什么,眼前一黑,险些要摔倒在地上。我扶着柱子勉强回过神来,迈着蹒跚的步伐回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真,发生了什么事?”梁承哲见我这副狼狈的样子,也被吓了一跳,急声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胃里又是一阵翻滚,险些呕吐出来,梁承哲轻轻拍着我的脊背,我抱着垃圾桶吐得昏天暗地,直到胃里没有什么东西可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。”我喝了点热水,胃里总算舒服了些,沙哑着嗓音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望着我的目光中满是关切,轻声说:“不然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,我不喜欢去医院,一点都不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望着我的目光中多了一份复杂,执意要让我去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怔了一下,突然反应过来什么,猛地抬头看他:“我是不是、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嘴边的话,我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迟缓点头:“最好去医院做一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脸色顿时惨白,不由得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脑袋里嗡嗡的作响,险些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赵天易说他和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我也担心吃药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副作用,也就没有吃药。这个月亲戚也没有来,我还以为是上个月忙着餐厅装修的时候,导致内分泌紊乱,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果我真的怀孕了,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浑身都在颤抖,大脑中一片空白,满脑子都是赵天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真,也许不是,你不要太担心,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”梁承哲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低声劝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死死咬着唇瓣,努力维持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一想到我有可能是怀孕了,就扼制不住的恐惧,我不想要再和赵天易有任何的牵扯了,一点都不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陪我医院做检查,我坐在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结果,整个人都是紧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漫长的等待时间过去了,护士叫了我的名字,我条件反射一般地站了起来,梁承哲看了我一眼:“你呆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梁承哲过去取报告单,我目光死死地盯着门口的方向,手指不安的来回搅动着,因为过于用力的缘故,指节都在泛白。过了很久,梁承哲才走出来,他面色凝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面无血色,浑身无力的瘫软在长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天易没有再婚,安安也长大了,过去的事情就都让他过去吧。”梁承哲在我面前站定,沉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伸手捂着脸颊,眼睛涨疼得厉害,顿时感到欲哭无泪,老天还真是会捉弄人,偏偏这个时候又让我怀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孩子不能留下。”沉思良久,我抬起头,斩钉截铁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蹙眉,低声说:“你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毅然决然地点头,七年前我决定独自一个人生下安安,其中的痛苦和磨难只有我一个人清楚。但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,我不会选择独自一个人生下安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前些天安安和我说,小朋友们用异样的目光看她,说她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,我就心疼的无法呼吸。我可以独自一个人抚养安安长大,我可以竭尽全力的给予最好的一切给她,但如果让安安选择,她会选择在一生下来就注定没有爹地的家庭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帮我联系医生,我要孩子打掉。”我闭了闭眼,喑哑着嗓音开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看了我一眼,目光无比复杂,沉默了半晌还是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依靠着长椅,周身冰冷,如同整个人都掉在了冰窖里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承哲帮我找了最好的医生,我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,牙关都在打颤,死死咬着牙关,可是眼睛还是酸涩地疼,鼻头也发酸,眼泪没有像预期中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来由的想到那个无缘见到这个世界的孩子,那是我第一个孩子,那时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,幻想着以后的生活,可是孩子没有了,也让我世界彻底变成了灰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看了我一眼,例行公事一般的说:“手术有一定风险,你确定还要进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攥紧手指,吸了吸鼻子,僵硬着脖子点头:“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没有说话,准备开始手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我害怕的浑身都在颤抖,无声的哭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一声巨响,手术室的门被推开,我顺着声音看了过去,一道颀长的身影就站在门口,灼热的目光炯炯望着我,目光中充斥愤怒和幽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真,没有经过我的允许,你怎么可以把我们的孩子打掉?”赵天易沉缓开口,话语中掩饰不住的沉痛。


  (https://www.23xsww.com/book/99923/99923345/101224145.html)


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:www.23xsww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