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小说网 > 豪门锁婚,赵总别来无恙夏真赵天易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什么时候肯心疼自己

第二百七十九章 什么时候肯心疼自己


我是死咬着唇瓣,一颗心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会原谅她吗?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也没有想过秦莲会在这个时候和我提起这个问题。我的确痛恨她,恨到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恨她在我年幼时叫我抛下,也痛恨她这么多年来对我的不闻不问,可更痛恨的是她用轻蔑的语气来讥讽我爸,仿佛做错了事情的人不是她,而是我和我爸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明明会很好回答这个问题的,可是此刻嘴巴就好像是被黏住了一样,怎么也张不开嘴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莲久久没有得到我的回答,她不由得苦笑了一声,低声开口说着:“体谅也好,不体谅也好,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。以后我不在了,你要和琳琳好好相处,毕竟她是你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强忍着的泪水,没来由的流淌下来,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用力的捂着嘴巴,不发出丝毫的声音来,当下任何话都说不出来,不顾秦莲的呼喊,快步离开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真,你怎么了?”孙清河见我哭着跑出来,面上尽显关切的神色,急声询问着,又担心秦莲出了事,匆匆跑到秦莲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走在街上,冷风吹在脸上,吹干了我脸颊上的泪水,脸颊干巴巴的疼。我裹紧外套,漫步在街上,脑中思绪紊乱,扰的我心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嘀嘀嘀!”宁静的街道上传来尖锐的汽车鸣笛声,我回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印景天从车窗中探出半个身子来,低声开口说着:“上车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的直打寒颤,当下也没有拒绝,快步上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琳琳呢,不和你一起回去吗?”我没有看到琳琳,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印景天含糊的应了一声,说:“琳琳想要多陪陪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手上的动作顿时僵硬,微抿着唇角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印景天扫了我一眼,低声开口询问:“我以为你对她会没有感情,她是生还是死都和你无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我原以为我能够做到那样冷酷无情的,就好像是当年秦莲对我那般的冷酷无情,可是在看到秦莲脸色苍白,浑身无力的样子,我又控制不住的有些心疼。在那一瞬间,仿佛看到了当年我爸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的模样。也是像秦莲那样,虚弱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在那一刻让我明白,什么才是血浓于水的亲情,即便是受到了背叛,受到了伤害,可看到亲人不久于人世时,那份心疼是无法忽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问我说,我会不会体谅她?”我垂下头颅,闷声询问:“如果是你,你会体谅她吗?体谅她这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是因为愧疚,体谅她当年狠心抛弃我和我爸是有苦衷的,你会体谅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印景天眉宇紧锁,沉默了片刻,他缓缓的开口说着:“真真,说实话,能够看到你和她心平气和的相处,我感到很诧异。我一直都认为,哪怕你这一辈子对她闭门不见,不会让人认为是你冷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简短的一段话,却让我瞬间红了眼睛,我吸了吸鼻子,急忙看向窗外:“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马马虎虎。”印景天语气瞬间冷下来,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有些震惊,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印景天似乎也察觉到他的语气有些不对,随即取出一抹笑容来,低声解释说:“琳琳想要这个月末举行婚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?”我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琳琳说想要赶在她走之前举行婚礼。”印景天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印景天这样说,我心中不免有些复杂,喑哑着声音问:“她病得很重吗?还能够活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清河没有和你说实话,你母亲是因为吐血才被送到医院的。”印景天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着:“医生也无法确定她能够活多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长叹了一声,顿时感到压在胸口的那块石头又重了些许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我躺在床上,想着秦莲和我说的话,胸口闷闷的疼,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。我辗转反侧没有半点的睡意,爬起来坐在床边看着星空,天边的星星一闪一闪的,有的明亮有的不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记得是谁和我说过,人一旦去世了就会变成星星,我爸去世后,我一个人大着肚子在外面,没有人诉说苦楚,就看着天边的星星,想着哪一颗星星是我爸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想想老天爷真的是不公平,我三十年来都不知道我妈是谁,好不容易找到了,却又告诉我这个噩耗。我倒是宁愿从一开始就不知道秦莲的存在,这样即便她去世了,我也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我去找了赵天易,他看到我时有些诧异:“吃早饭了吗,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昨天对我的冷嘲热讽,面上还挂着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低声询问:“安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手上的动作略微停顿了下,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,似乎早就料想到了我来找他只是为了看看安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了早饭我带你去见安安。”赵天易垂下眼睑,继续吃着早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攥紧了手指,犹豫片刻继续说着:“我来是想要和商量一下,这段时间可不可以让安安和我一起生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眉宇微蹙,额头的青筋隐约凸起,他攥紧了筷子,因过于用力,连手臂都在轻微的颤抖着,他将筷子放在桌上,极力的压抑着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真,我对你一再忍让,不是为了让你得寸进尺的。”赵天易抬眼看着我,一双幽深的眼眸中尽显不悦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紧张的吞咽口水,低声解释说:“秦莲她得了肝癌,可能……”我停顿了下,继续说:“我想要让她见见安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脸色顿时大变,他用力的拍着桌子,空旷的空间中发出巨大的响声,我被他突然的动作给吓了一跳,怔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大步朝着我走来,修长的手指捏着我的下巴,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的询问:“夏真,你永远都在为别人考虑,心疼别人,可你什么时候才能为你考虑心疼心疼你自己?”


  (https://www.23xsww.com/book/99923/99923345/101223827.html)


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:www.23xsww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