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小说网 > 豪门锁婚,赵总别来无恙夏真赵天易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绝不会放弃第二次

第三百一十六章 绝不会放弃第二次


我浑身一震,顿时有一种被人戳中内心的尴尬,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手臂,无奈赵天易牢牢攥着我的手腕,让我无力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真,回答我。”赵天易不依不饶的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暗暗咬紧牙关,几乎尝到血腥味道才松开,闷声回应:“是,我是担心你,我担心你死了安安就没有了爹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倏然找了,攥着我的手腕不由得又紧了紧,他声音低沉开口询问:“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不对我口是心非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窥探到了我的内心一般,将我整个人都看的透彻,在他面前我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撇开头颅,佯装着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我早就已经过了那个耳听爱情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目光炯炯盯着我,眉宇间一闪即逝的复杂,随即开口:“真真,我是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心不是嘴上说说,你认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吗?”我冷眼看着他,讥讽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面上露出片刻的苦楚,声音越发喑哑:“时间会证明一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他说的话,我不由得冷笑了一声,这类话赵天易不知道和我说了多少次,我信了无数次,也因此而受伤了无数次。而现在,我不再继续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嗤笑看着他,目光中尽显嘲弄意味:“我不再是七年前的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易眉宇微蹙,面上一闪即逝的阴霾,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用力的甩开他的手,闷声警告:“以后你的事情不要再把我牵连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真,你带着安安离开吧。”赵天易沉默片刻,声音低沉,似乎每说一个音节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痛苦。#@$&

        我心头没来由的跳动了下,想了想最近发生的种种,点头应下:“我会尽快带她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我自私也好,说我冷情也好,我是一个母亲,我受到任何委屈,受到任何伤害都好,可唯独不能让安安承受半点的伤害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赵天易轻舒了一口气,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我整理我和安安的物品,准备第二天一早带她离开,一通电话打断了我所有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真,琳琳住院了,你能过来医院吗?”电话那端孙清河的语气更是焦急。%&(&

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慌乱不已,挂断电话,叮嘱赵天易照看好安安,我就匆匆赶去了医院。孙清河站在医院门口等我,看到我他快步走过来,低声叮嘱着:“阿姨还不知道琳琳住院的事情,我一个人照顾不来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很是客气,言语间也透露出担忧的意味:“自从知道印景天要和罗欣怡结婚的事情,琳琳的心情就不是很好,你多劝劝她,不要让她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僵硬着脖子点头应下,跟着他去病房,琳琳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,唇毫无血色,整个人看起来是那样的虚弱,我心中没来由的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琳琳,真真过来看你了。”孙清河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琳琳眼睛转动下,缓缓的看向我,目光闪烁,张了张嘴巴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谁都会伤害你,唯独家人不会伤害你,真真一直都很担心你。”孙清河握着琳琳消瘦的手臂,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一段时间没有见面,琳琳整个人瘦了一圈,消瘦的几乎让我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你不要想太多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我轻不可闻的叹息一声,在床头前坐下,柔声开口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琳琳红了眼睛,泪水就在眼眶中打转着,她哽咽着开口:“他要结婚了,新娘不是我,婚礼筹备了那么长时间,我连婚纱都挑选好了,他突然取消婚礼,让我成了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哭的泣不成声,语不成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晓她心中的苦楚,也知晓她寒了心,可此刻我除了能够陪伴在她身边以外,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清河轻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,别开头颅,起身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琳琳伸手拉着我的手,哽咽着说:“我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做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哭的像个迷路的孩子,不知道回家的路在哪,更不知道前方的路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琳琳哭的伤心,我说不出的心疼,反握住她纤细的手腕,低声说:“他不懂得珍惜你,不是你的错,是他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琳琳垂下眼睑,泪水如同坏掉的水龙头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晚我陪在琳琳的身边,听着她和我说起印景天和她之间的种种,提起印景天时,眉宇间都是甜蜜的幸福,可眼下,印景天即将要和罗欣怡结婚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凌晨,琳琳才睡下,我揉了揉酸疼的脖子,拨通印景天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?”印景天声音带笑,话语中带着三分调侃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头没来由的一寒,声音渐冷,直截了当的说:“琳琳生病住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印景天沉缓开口,语气冰凉,不带有丝毫的温度:“住院了就找医生,我又不是医生,治不了她的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印景天这样说,我顿时瞪大了双眼,几乎不敢相信听到的话是出自于印景天的口中。曾经印景天为了琳琳连盛昌都肯不要了,为了要我同意做骨髓移植手术,甘心肯向我下跪,现在究竟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印景天,你还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我扬高了声音,义愤填膺的质问:“你你明明知道她之所以会生病住院都是因为你,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印景天倏然笑了,声音喑哑,透露出讥讽意味反问:“真真,你想要让我怎么做?去医院探望她?陪着她?还是要我取消婚礼和她结婚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听的出来他话语中的不满和愤懑,当下没有任何话语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过要和她结婚,我想过放下我所想要拥有的一切单纯的和她在一起,但是我做到了,她做不到。人都是自私的,我可以放弃一次,绝不会放弃第二次。”印景天声音沉重,没有半点缓和的意思。


  (https://www.23xsww.com/book/99923/99923345/101223739.html)


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:www.23xsww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3xsww.com